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梦呓女友
梦呓女友
晚上,我破天荒的没有加班。因为洋洋说晚上寝室可能没人。九点的时候我就跟她打开了视频。洋洋就只穿了一件吊带,一条小内裤。毛毛都遮不住的那种,即便她的毛毛很少。大概聊到了晚上十点多,洋洋没有关灯就上床了。

  “亲爱的,把内裤脱了呗。”我淫笑着对她说。她没有照做。只是拉开了遮住小穴的部分。把手机靠近了一些。“想脱啊,你自己来啊。你都好久没过来了。”回应我的是洋洋的诱惑。

  “你怎么都湿了呀?我还没挑逗你呢?”我有些疑惑的问。洋洋的阴道口流出了一点晶莹的液体,就像是流口水一样。这时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至少只是视频的时候没有。洋洋的表情有些慌,不过还是说道:“还不是想你给想的。”

  “怎么回事啊?今天中午不是刚刚那个过么。怎么晚上还这么想要啊?”洋洋心想。

  “老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我可能还有一个月才能过来。”我有些心虚的对她说。公司要派我去广州出差。那边的分公司刚弄好,我也挺无奈的。

  果然,洋洋听完以后有些生气了。“你都快一个月没过来,现在还要在等一个月啊。你当心我找别的男人去。”女人生气啥都说,我也没有当一回事,只是安慰她叫她别生气。告诉她我会尽快过去的。

  安慰并没有什么效果,洋洋气鼓鼓的。原本要给我看的也不给我看了。视频扣下就要睡觉。我被她先前的挑逗弄得下面也是鼓鼓的,难受的要命。我求了半天,她总算才暂时不生气了。

  此时不管我怎么逗她她都不乐意搭理我的样子,但还是是把视频对着内裤的位置,手指在内裤上划动着,我知道她确实是想要了。好不容易才求她把内裤脱了,感觉她的毛毛变多了点。而且小豆豆居然已经红红的了,有点充血。虽然还有些不高兴,但是似乎已经忍不住了。洋洋开始用手揉搓小豆豆。嘴里轻声嘤咛。八月末距离报到还有10天左右。很多宿舍都是空空的。我叫她把声音调大一点,我想听她叫床的声音。“你自己来听啊。还要视频里看?”洋洋虽然嘴上说着,但是还是把声音调大了。“我也要看你的。”洋洋继续说道。

  我肯定不会扭捏。把裤子褪下,早就勃起的肉棒一抖一抖的。只是我没有看到洋洋的神情。她好像有些失望的样子。洋洋已经开始自慰了,手指在阴蒂上来来回回的揉着。“啊!呜呜呜!嗯!嗯!嗯!!”在我的耳机里传来洋洋的呻吟声,平时她自慰的时候只是很小声的呻吟,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看她的手指不停的左右拨弄自己的阴蒂,阴道口早就泛滥了,淫水缓缓的从她的小穴里流出来。“啊!啊!老公!我好想要你的啊!啊!大肉棒!唔!唔!唔!我...我想...要...你进来啊!啊!啊!啊”还没过多久,洋洋就开始语无伦次了。

  “亲爱的,我也想操你啊。你要不要试着把手指放进去?”我想看她自己把手指插进去。但是她从来没同意过。“不...嘛!我就要你的...大...肉棒...啊!啊!啊!”

  “你就试一下嘛。我同意的,我想看你那样自慰嘛!”我继续蛊惑道。洋洋心里早就想把手指插进去了,只是一直很矛盾,一方面觉得还有点背叛我的意思。一方面又想到上午那根巨大的肉棒,想到要是被那根肉棒插进去会怎么样。“天哪,我怎么会想那个。”洋洋想要驱散自己的想法却怎么都不行。

  洋洋没有回答我,但是手指已经开始向下摸了。我有点惊讶,这么简单就同意了?而我根本不知道洋洋现在的心里想的是什么。很快洋洋的手指就摸到的她的小嘴唇上。在上面摸了又摸,娇喘不停,似乎还是有些犹豫。

  “把中指先慢慢放进去。”我在视频这头指挥道。十几秒以后洋洋终于不再犹豫,慢慢的把中指插了进去。

  “啊!啊!”呻吟声变成了她在被操时的叫床声。她抑制不住的叫了出来。手指没有停顿开始在里面来回的动了起来。这时洋洋第一次把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里自慰。看的我险些鼻血都流出来。“啊!啊!唔啊啊!老公。我好想你...啊!啊啊啊!插!我啊!”洋洋的手动的越来越快,叫声越来越大。突然洋洋伸在阴道里的手停了下来,转而是一阵阵的抽搐。“来了!啊!啊!啊!要来了啊!!!”全身颤抖起来。突然有什么液体弄到了摄像头上。

  洋洋居然潮喷了。我看的有些发愣。以前只有我操她的时候而且是我告诉她有人看着她的时候,她高潮才会喷出来。自慰从来不会这样。

  我看着她用了好几张纸才擦完,肯定现在饥渴的不行了。我有点想请假直接过去收拾她了,但是公司制度不能随便违背啊。

  收拾完,洋洋很快就睡着了,可能太累了吧。我没有关语音,而是一边听着她哪里的动静。一边在家里完成没做完的工作。因为有保密协议的原因,很多公司的工作是不能带回来做的,包括一些数据也不能带回来。如果要带工作回来,只能把公司的电脑一并拿回来。第二天还要上交检查,很是麻烦。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我才愿意这样。

  大概工作到了一点多钟。洋洋那边突然有了微弱的动静。她的呼吸声有些变大了。“不...不...不要啊!啊!”洋洋好像迷迷糊糊的说起了梦话。“不要嘛!走开啦!”洋洋的呓语虽然有些不清楚,但是我还是分辨出来她说的是什么。

  她梦到啥了呀?我不禁心想。只是很快洋洋就没什么声音了,只有轻微的呼吸声。我也没有继续关注,而是继续工作。

  过了没有十分钟吧。语音那头突然一声把我惊到了。“啊!不要啊!”大概是这个声音,我放下工作,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啊!啊!好大!好大啊!”洋洋的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是我隐约分辨出来她在说好大。声音有些淫靡。她这时在做春梦么?以前洋洋做了这种梦第二天都会告诉我。

  “对...不...起啊!啊!啊!”这句是对不起?我没有听清。“啊!啊!啊!。”接下来洋洋居然叫出声来了。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我很清楚,这就是她平时叫床的声音。听得我下面又鼓起来了。

  洋洋开始不停的娇喘,淫叫,期间说了很多句。“大!好大啊!”其余的我都没有听清。

  整整过去了五六分钟,洋洋才没有继续出声了。我恨不得立刻杀过去把她上了。满满的无奈。只能继续工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