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十九岁的我
十九岁的我
他带着我进入了宾馆的房间,把我拉到浴室里,让我先洗个澡。

  我顺从地掩上浴室的门,解除了身上的衣服,花洒里面喷出了温暖的热水,洒在皮肤上,真使人舒服。我冲湿了头发,正准备洗头,他推门进来了。

  我一点也不惊讶他会进来,男人嘛,要的就是我的身体。他似是不经意地看着我的身体,我知道,他是在验收他今天的猎物。我就是他的猎物。

  十九岁的我已经发育的很成熟了。我的皮肤洁白细腻,如上好的瓷器般光洁透亮,富有弹性。我的胸,如两个成熟的水蜜桃一样挂在胸前,坚挺诱人。配上我细软的腰身和浑圆的丰臀,修长的双腿,我的身体足以能令任何有欲望的男人都抵挡不了。

  温暖的水从我的皮肤上缓缓流过,更像是给我的身体镀上了一层亮晶晶的光环。

  他从看到我的那一刻起,眼睛就闪闪发光。我继续站在花洒下洗澡,那头要捕捉我的饿狼,他自己会扑上来的。

  他脱了他自己身上的衣服,走过来,从后背抚摸我的身体。他的手掌先是落在了我的双股,他捏了捏我臀上厚厚的肉,又揉了揉,然后直接就摸到了我的两腿之间。我不由得夹紧了双腿。他把我扳过身子来,我就跌进了他的怀里。他用他的粗糙的手掌揉捏我的双胸。

  我赤裸着靠在他的身上,我的两团白肉在他粗大的手掌里变换着各种形状,我的腿早就软了,整个人贴着他,随便他肆无忌惮地揉搓我。浴室花洒的水依旧哗哗的洒在我们身上,好温暖好舒服。他开始吻我的嘴,他说我的嘴好清甜,然后,他把水龙头关掉,把我抱出浴室,抱到了床上。

  我娇羞地看着他,这个比我大了差不都三十岁的男人。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可之前我们只是在网上面联系的。他承诺他会帮助我,他会给我钱去读书,租房子给我住,供我生活的一切所需。

  他来了,用他那早已怒张着,涨挺着的肉棒在我嫩嫩的小穴口摩擦。我知道他怕把我弄疼,他温柔地蹭着我的肉肉,还俯下身子吻了吻我的小花瓣。我那里早已洪水泛滥了。亲爱的,我的强哥,我等你等了那么久,今天我就是你的战利品,你举枪挺进,来大力地插我吧。

  他的大肉棒前面还挂着一颗晶莹的露珠,他的龟头圆圆的非常可爱,进去的那一刻,我的花瓣口涨痛酸麻,不一会整根肉棒棒就全根没入,我恨不得用我的肉肉把他的大肉棒全部含住,好酸好麻好爽,好舒服。他的肉棒相对于我的小穴穴有点大,我有点痛,我整个人都被占领了,好喜欢这种被征服,被占有的感觉,令我非常地有安全感。

  他开始强烈地抽插,我的小穴好热好紧,流了好多水。他一边插着我一边揉我的两颗水蜜桃大奶,我好舒服啊,我就喜欢这样强壮有力的男人,虽然年龄有点比我大,可是他强壮有力,富有经验又温柔体贴,最重要的是,他带给了我无限的安全感。

  我需要安全感。在我生命中的头十八年,天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强哥喘着粗气,在我的身体里抽插了良久,终于射了。他摊在了我的怀里,结实的身躯压在我胸前的两团软肉上,好充实。我用双臂环住他,吻着他埋在我胸前的头。我们就这样拥抱着躺着床上,好久好久。

  他从床上起来,看着我说,小柔,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我依旧躺着床上,用白色的床单遮住胸部,露出浑圆如玉的双肩,我仰头问他,我是什么样子的?他微微一笑,不语。

  眼前这个男人,有着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头,高大壮实,胸前的两块结实的肌肉鼓鼓的,透露出他平常的勤于锻炼。他的肉棒涨起来有十七八个厘米那么长,又粗又大,插在我的身体里,直抵子宫,能令我欲仙欲死。更重要的是,他答应供我读书,供我生活,我需要他,需要这个男人,我愿意用我的身体去满足他一切的欲望。

  他把我从床上拖起来,站在镜子前。我们两都赤裸着身体。他从镜子里望着我的身体,盯着我的两个大奶子,突然他又把我拖起来,抱到了床上。我真想干你啊!他的眼里冒出奇怪的光。我一看他的两腿间,那肉棒早已举枪致敬了。他体开我的两条大腿,把脸埋到我的两腿之间,亲了亲,然后用手指抠我的玉门关。我又痒又痛,淫水汩汩而出。

  他这次不再温柔,直接提着大肉棒,长驱直入。被插入的瞬间,那种美妙无法描述,直抵花心,女人在这一刻就是被彻底征服,他的肉棒在抵达我阴道底的时候,这个男人也就进入了我的心。

  我喜欢男人在我身上纵横驰聘,那感觉就像一匹奔跑在草原上的野马一样,自由舒畅。而那个在我身上的男人,就是那个技术高超的骑手。

  高潮之后的他把我抱在怀里,久久不放。我们一起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手机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他一看手表,午夜十二点半。啊,我该回家去了,他说。

  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是个有妻室的人。小柔,我会和你联系的。我送你回学校宿舍去?我说不用了,我今晚就睡在他已经付了钱的房间里。小柔,我会找你的。他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我笑着说好的,心里沉沉的。

  我就这样把我自己卖了吗?我需要交学费,需要租房子,需要买漂亮衣服和包包,日常生活和学习的一大堆开销,凭我妈妈这个过气小明星的收入,她应付不了,而我去打工当个服务生什么的,根本也是杯水车薪。我当然不会去天上人间当小姐,可是,除了这张漂亮脸蛋和身体,我又有什么一技之长呢?我知道我这样和当小姐没有区别,别人是零售,我是想干成批发的而已。

  天蒙蒙亮了,我穿上粗糙的学生服,离开宾馆。走到大堂的时候,值班的服务员和看门的大爷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我知道,他们以为我是妓女。其实也差不多对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