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午夜双响炮
午夜双响炮
翻开我的性伙伴的联系本,逐个查看,发短信,看哪个骚女能有时间,出来爱抚我坚硬的鸡巴和品尝我此时火热的精液,本子上的记述着:

  电话:130 xxoo 9832。白姐,40岁,喜欢穿丝袜,操的能力已经减退了;

  电话:159 xxoo 1330。林林,和我同岁,他老公性功能不行,开始接触很难,屁股特别性感;

  电话:138 xxoo 5080。小刘,卖家具的,是个操货,以婚,和我同岁;

  电话:131 xxoo 3056。蝉蝉,臭骚比,老公在外地工作,比我大一岁,售货员;

  电话:137 xxoo 0995。小郭,外地的23岁小妹妹,操逼很厉害,讲感情和男朋友在一起住;

  电话:137 xxoo 3066。海松,售货员;电话:138 xxoo 4038。侯影,超爱穿丝袜的骚货,不过装紧,特别性感,操起来叫床很好听;

  电话:159 xxoo 6664。一个骚逼,听说怀孕了,不知叫什么,泼辣,操逼很主动,不穿丝袜;

  电话:139 xxoo 8863。微微,爱穿丝袜,超级骚逼,和她哥哥,叔叔都干,27岁;

  电话:138 xxoo 1004。培培,玩纯情的,是骚逼,长的还不错;

  电话:137 xxoo 5605。洁洁,外企小白领,老公老出差;电话:132 xxoo 8360。王姐,操神,性欲超级强,让干啥干啥,43岁;

  电话:158 xxoo 5285。小唐,超级美女,不好上手,比较现实,干她需要时间;

  电话:138 xxoo 1826。王小姐,一心磅款的骚货,胸大无比;

  电话:133 xxoo 8577。小静,性欲超强,自己用自慰器,老公胖的和猪一样没本事,胸超大;

  电话:132 xxoo 0305。小美,最爱穿丝袜的骚逼,和外国人都干过;

  电话:139 xxoo 0299。张雨,专门和男人搞一夜情的大学生;

  电话:133 xxoo 9866。左左,长的很风骚的少妇,专门找谈感情的情人。

  「妈的,这帮骚屄平时整晚的性交的货,今天怎么都不会信了。」我一边试着联系她们,一边喃喃自语的骂着。


  「亲爱的,你的短信来的真及时,呵呵!」打来电话的是崔和婷,声音甜得有点腻,让我迷失了好一会,「我和我同学刚从卡拉OK出来,正琢磨去哪呢,大半夜的。」

  在这样浮躁的年代里,能有女人大半夜的愿意来到一个性伙伴家里纵欲交媾,说实话是十分值得称赞的。并不是所有女人,甚至不是所有人都能懂得性生活的真谛的。很多人总是将自己想像成一面道德的旗帜,即使不飘扬也觉得很神圣。

  其实不然,食色性也,一个连性生活都不懂得享受和体会的人,又怎么能懂得生活的意义。要知道生活这趟单程旅行,谁人不是远行人,如果能钟情于一件事情,是多么的难得。生活中人们做出支持什么或反对什么的决定,都是在瞬间完成,哪里还来得及思考和坚持。世风如此,中华文化在中国人心中的位置,就像是倭奴人枪口下书生的长叹,苍白的很。难怪中国文化都被高丽棒子偷着注册了。

  我不得不说,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是男人最好的礼物,当然男人之于女人也一样。正因为我所认识的女人都对我很好,我也愿意把她们都当做最亲近的人。以诚待人,以诚待己,一向是我的准则,和女人交媾做爱也不例外,所以我一向不愁没有女人操。对待尚颖,我也还是一样以真诚换倾心。我想,和尚颖交媾一定是这世界上最让人兴奋事情。如果说还有什么比和尚颖操屄更让人迷情的,那一定是和尚颖一起穿着连裤丝袜操屄。

  「叮咚……」一声门铃响的脆音打破了我沉乱的思绪,是崔和婷来了。

  开门后居然是两个女人站在我的面,一个是崔和婷,她指了指旁边的面容姣好女孩:「这是我同学,叫卢秀,刚一起出去玩了。」她同学和她一起来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待她俩进入了玄关,我关好门打开灯的一瞬间。「啊呀……」卢秀发出一声惊奇的叫声,但见卢秀双手捂住脸,转过身去。紧接着是崔和婷一串肆意的笑声:「哈哈……丝袜,亲爱的你穿连裤丝袜被我同学看到了,哈哈哈哈……」那场面好不尴尬,我穿连裤丝袜的爱好崔和婷是早就知道的,甚至她也知道我迷恋上连裤丝袜的整个心路历程。但是卢秀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孩,在瞬间大亮的灯光下,赫然见到一个穿着12D薄薄的肉色的连裤丝袜的男人站在她面前,粗大的阴茎在已经液化的精液作用下更加清晰,连马眼儿都看的清楚。更何况此时我的阴茎又傲然顶着连裤丝袜。这场面一定让她终生难忘。

  与其说这样的场面对于卢秀是一种刺激,毋如说对她是一种勾引。反之亦然。

  「哈哈哈……没事没事,他就是喜欢穿连裤丝袜,你就当他是我们的好姐妹吧,哈哈哈哈……」崔和婷一边安慰着卢秀。一边和她换好拖鞋往客厅走。

  「他怎么这样的爱好啊……也太特别了……」卢秀附和着。

  我跟在她俩后面,此时方腾出思绪仔细打量卢秀和崔和婷,卢秀个子大约1米7的样子,感觉和尚颖一样高,身材婉约,体态轻盈。穿着黑色的裹身蛋糕裙刚刚盖到屁股,翘翘的屁股媾合着一双诱人的腿,腿上穿着酒红色的薄薄的连裤丝袜,煞是吸引人。我在卢秀的身上察觉到了涌动着的淫靡的气息和乱欲的希望。

  崔和婷是个十足的浪货骚屄,一米六五的个子虽然算不上高挑,但腰身也算是匀称。只是一对探照灯一样的奶子相当傲人,我感觉有半个篮球那么大也不为过。今天还穿了一件水蓝色紧身工字T恤,奶子更是呼之欲出。浑圆如盆的屁股被一条夜蓝齐屄牛仔裙束缚着,一双丰腴的大腿,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裤丝袜。略圆的脸蛋倒也符合学生摸样:「亲爱的,我漂亮不,今天穿的黑丝喜欢不,有没有夜店的范儿……」

  连珠炮的话语,完全不顾及卢秀和我还很陌生以及刚刚的尴尬。

  之所以说崔和婷是个十足的骚屄,还要简单叙述一下她。她是从一个小县城来到省城上大学的,刚上大学的时候在她的一个小姨家里住。小姨上班比较忙,反倒是和他的小姨夫一个40岁的男人接触比较多,特别是假期。大一的暑假,崔和婷照旧和她的小姨夫在家里闲暇呆着。一天,她的小姨夫拿来一个色情电影说是好看的,和她一起看。崔和婷在A片的淫靡氛围下动了情,被她的小姨夫给操了,崔和婷说操完她之后,她小姨夫还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还是处女啊!」崔和婷说那是她第一次做爱,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被学校老师睡过、被同学操过、出去逛街被路人在商场的卫生间干过、被小姨夫的同事上过,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甚至她自己经常用茄子插自己,崔和婷有句相容她自己的名言:「我做爱会上瘾。」这样的女人我真的不知道除了「骚屄」这个词之外还能怎么形容。

  「今晚一定要来个双响炮……」,这是我此刻最最真切的想法,在这样的想法的作用下,阴茎更是勃起挺立。真想现在就扑上去,干这两个浪女。

  两个女人来到我的卧室,双双栽倒在床上,卢秀显得意犹未尽:「今晚唱的真嗨……」

  「都要累死了,终于有张床躺会了,这床可真舒服。」崔和婷甩掉脚上的拖鞋,放浪的在床上翻滚着。

  「喝点水吧!」我到了两杯水拿进卧室递给她们。卢秀怯生生的接过水杯小口的泯着喝,我穿着连裤丝袜的身体和傲然的挺立的阴茎还是让她满含羞涩,只是接过水杯的一瞬间,我分明感受到了她眼底偷瞄我粗大阴茎的举动。

  崔和婷一轱辘身坐了起来,接过水杯:「你这个色魔不会在我们的水里下春药吧……哈哈哈,亲爱的丝袜哥。」

  面对两个穿着丝袜的诱人女人仰躺在床上的姿态,我再也忍不住了,猛然一把拉下崔和婷的T恤,「啊……」随着崔和婷的一声惊叫,两只大奶子豁然跳了出来,可能是由于崔和婷的奶子过于硕大,衣服对她乳房的束缚自然也是更多,导致她的奶子的乳头都有些凹陷在乳晕里,这是一个很少被人触及的地方,所以也更为敏感,每次我只要一扣她的奶头,她就会发情起来,撅屄等操。

  这一次也不例外。

  「啊……亲爱的……别摸那里……不行的……好麻好痒啊……连裤丝袜老公……快点……使劲扣我的奶子头……啊……啊……」崔和婷的叫床声随着我扣动力度的加剧而越来越放浪淫荡,全然不顾一边的卢秀。一只手也拉住我的鸡巴,大龟头在她用力的满握下,被连裤丝袜裹束的有点变形,崔和婷此刻已经顾不得许多,一口把我的大龟头含在嘴里,连同丝袜及丝袜上早先手淫时的精液。

  用舌头不停地舔舐,妄图把上面的精液都吃掉,把丝袜和龟头舔舐干净。一手疯狂的在床上乱抓一气,妄图释放充实满身无处释放的性欲。

  此刻的卢秀先是被崔和婷发情野猫一样的疯狂惊的目瞪口呆,后来在崔和婷一只手在床上乱抓的时候,一把握住了卢秀的穿着酒红色连裤丝袜的脚踝,这样的抓握无疑会触碰到她内心脆弱敏感的性神经。也可能是面前的这样一幅淫荡场面吸引,诱发出卢秀心里早已被穿连裤丝袜的男人点燃的情欲。总之,在崔和婷抓住她脚踝的一刹那,卢秀发出一声悠长的嘤咛:「嗯……」卢秀的这样反应对我是一种莫大的鼓舞,旋即我也一把抓住她的穿着酒红色连裤丝袜骚脚,拉高,一直拉高到我的面前,卢秀无法控制的仰躺在崔和婷的旁边,我毫不犹豫,将她的丝袜骚脚放入口中忘情的吮吸舔舐。同时,另一只手加大了扣动崔和婷陷入乳晕的奶头的力度,崔和婷立刻发出高亢的嚎叫:「啊……呜……啊……爽啊……好爽啊……连裤丝袜老公……你真会玩……使劲扣我的奶子头吧……啊……玩死我了……」

  这种高亢的性反应是连锁的,崔和婷的亢奋直接作用在我和卢秀的身上。因我加大了扣她奶头的力度,崔和婷加剧了对我连裤丝袜下阴茎的撸动和吮吸,大量的口水顺着阴茎淌在丝袜上,黏黏的,淫荡至极。

  「啊……操你妈的崔和婷……你个小浪屄……啊……吃鸡巴吃的过瘾不……操你妈的……啊……诶呀……你个骚屄……活儿真好……啊……」我感受到了崔和婷的反馈也变得癫狂起来,更加猛烈的扣崔和婷的奶头,随着我对崔和婷奶头的揉捏扣动再度加力,她越发的亢奋,先前抓卢秀丝袜脚踝的手在卢秀的丝袜大腿上乱摸一气,最后停留在卢秀的阴部,隔着丝袜摩擦着卢秀的屄。

  这时我才发觉,卢秀穿着酒红色的连裤丝袜的下体并没有穿内裤,一片乱乱的阴毛在那里向我示威,随着崔和婷对她阴部的袭击,那里已经有「噗滋噗滋」水声了。

  这一幕加上崔和婷对我阴茎的力度的再起,我更加癫狂。对卢秀的丝袜骚脚更是忘情的吮吸,对她的丝袜脚底忘情的啃咬,「啊……丝袜骚脚……真淫荡……真漂亮……好骚的丝袜脚……真会勾引我……你是不是想让我操……看我连裤丝袜下的大鸡巴好不好……啊……诶呀……操你妈的……只穿连裤丝袜不穿内裤……」

  卢秀在我们两个人的加力浸淫下,早已瘫软,无力的呻吟忘情的释放着感受着:「啊……天那……舒服……不行了……不行了……不要……快点……别停……啊……啊……」

  满屋都笼罩在淫乐的快感中……这种淫靡的气氛催生着进一步的释放,淫乱的交媾就要到来,连裤丝袜下肉体尽情期待着升级的碰撞。

  上阕肆

  人们总是常说:「酒后乱性。」其实,真正容易「酒后乱性」的是女人,在酒精的麻痹作用下,那种朦胧的意识和飘忽的状态,天然的符合女性的对性的体验和追逐。男人反倒是需要真切的声音和视觉刺激,人性使然。

  这一点,卢秀也不能免俗。和崔和婷一样,此时的卢秀也完全沉浸在性爱欢愉中。

  「啊……亲爱的……我的屄里好痒啊……不行的……好痒啊……连裤丝袜老公……快点干我吧……你看……啊……我的丝袜就是为你穿的……快点干我吧……」崔和婷一边急促的呼吸着催促着,一边把浑圆结实的屁股转向我的阴茎不时的扭动,以期求的坚硬的阴茎的摧残。

  不想,她穿着的黑色的连裤丝袜还包在屁股外,崔和婷因其屁股浑圆,腚沟自然也深,丝袜的紧绷使腚沟处的丝袜于肉体有个小小的间隙,因崔和婷的扭动,这一处的丝袜对我的龟头的摩擦出奇的爽,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丝袜的柔软和腚沟的结实的虚实结合,摩擦的龟头和龟头后面的棱,像电流一样流变我的全身。

  这样的摩擦让我忘情怒吼:「啊……操你妈的……我的鸡巴被你摩擦的真爽啊……你这个小婊子的……啊……操你妈的……快说……啊……你是不是小婊子……啊……啊……」

  此时,卢秀也抛开了初始的被动,翻身起来一下扑到我的怀里,一手搂着我的背一手抚在我胸前,尽情的撩拨挑逗我的咪咪,同时用她绵软的舌头对我另一个咪咪尽情的舔舐吮吸。男人的咪咪是相当敏感的性奋点。怎么抗住她这样的撩拨。

  「啊……诶呀……真鸡巴爽啊……啊……你这个小骚屄……真会伺候男人……」我全然享受着卢秀的春情。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一把拉下崔和婷的黑色连裤丝袜,让她的屁股和屄尽情的展现出来,我看见她的屄已湿透,一股淫水已经顺着崔和婷丰腴的大腿内侧向下流淌,我一下将两个手指怼入她的阴道,崔和婷享受的发出一声惨叫,如泣如诉:「啊……天哪……一下子进来两跟啊……不行的……又来指交……连裤丝袜老公……上次你把我的屄里都摸烂了……你看……啊……啊……使劲……」崔和婷的屄是人间难得的,里面如同螺纹一样一圈一圈的细嫩的肉,在离阴道口大约三四厘米的地方有个凸起的小丘,那上面都是一些细小的凸起,在那个小肉丘后下方就是G点,很容易刺激到。每次操崔和婷我都会直接去刺激她的这个小肉丘和G点,她需要直接的性刺激。

  今天也不例外,我的两根手指直接插入她的骚屄,用手指肚在那个小肉丘上尽情的摩擦,对她的G点尽情的按压。「啊……老公……我的屄里好爽啊……你真好……好痒啊……连裤丝袜老公……你最会玩我……别人都不如你玩的好……啊……快点玩死我这个小骚屄吧……」

  崔和婷放浪的吟叫对我和卢秀都是最好的性药,卢秀显然也不愿意输给她,顺着我的身体一路向下亲吻,直到我的阴茎,一口连丝袜带阴茎含入口中尽情的品尝,嘴被丝袜和龟头塞满进而发出「呜……呜……嗯……」的呻吟。

  两个女人的呻吟与淫叫,高低搭配,此起彼伏,让我的阴茎涨到极限。这又使得卢秀的嘴被撑到更大,呻吟更加猛烈。此时,我一手继续抽插崔和婷的骚屄,同时另一只手伸入卢秀的酒红色的连裤丝袜内,在她阴唇和阴蒂上摩擦起来。

  「啊……干我……我是小骚屄……干我……不要停……使劲干我……」崔和婷像个发情的母狗,狂叫不已,「啊……摸到了……摸到小骚屄最里面了……干我……不要停……天哪……」

  「呜……嗯……我的屄也痒……被你摸的不行了……好痒啊……你好坏……想让你插啊……亲爱的……好痒啊……不行的……好痒啊……操我吧……喜欢我的丝袜吗……」卢秀也哀求着。

  我一把将崔和婷翻过身来,让她仰躺在床,我将自己穿着的连裤丝袜拉下至大腿处,将双腿分开夹住她的头,连裤丝袜正好在下面托住她的头,崔和婷知趣的伸出舌头尽情的舔我的睾丸。这让我无比的兴奋。「啊……操你妈的……小骚屄……真是个骚屄……啊……小婊子……啊……」同时,一把将卢秀拽过来,让她撅着屄骑在崔和婷身上,卢秀和崔和婷呈现69的状态,我将她酒红色的连裤丝袜拉下,早已经暴怒如铁的阴茎「噗滋……」一直插进卢秀的屄里,旋即卢秀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并伴着我的抽插淫乱的叫着「啊……真粗……一下就插到底了……嗯……嗯……好舒服……啊……操我吧……你就是这么操崔和婷的吗……操我……」

  像是一种报复,崔和婷此时变本加厉的舔舐我和卢秀的结合处,舌头在屄和鸡巴上游走,崔和婷这样的举动显然刺激到了我们每个人,包括崔和婷自己。

  我伸手将刚才偷回来的尚颖的丝袜拿了起来,上面还沾有我的精液。我一下递给了卢秀:「啊……玩两个女人真鸡巴爽……啊……小骚屄……把这条连裤丝袜塞进崔和婷的屄里……让她感受一把蜘蛛吐丝……操你妈的……你的屄操着真好……崔和婷舔的也好……啊……真爽……」

  「啊……好刺激啊……啊……嗯……嗯……啊……塞进去了……」卢秀一边迎接我的阴茎对她屄的撞击,一边将尚颖的连裤丝袜慢慢的塞进崔和婷的屄里。

  也许是第一次这么淫乱,也许是第一次看见丝袜塞进女人的屄里,卢秀在将丝袜塞进崔和婷的屄里之后,自己完全进入了一个迷情的状态,对着崔和婷塞满丝袜的疯狂吮吸舔舐起来,「啊……呜……好会玩呢……啊……也尽情玩我吧……」「啊……不要……啊……不要塞丝袜……啊……好涨啊……塞进来了……你们把丝袜都塞进我的屄里了……天哪……刺激真爽……」崔和婷疯狂的舔舐我们卢秀的结合处,我的鸡巴、卢秀的屄、崔和婷的嘴,紧密的配合着,互相感受互相蹂躏着,完全的一种水乳交融的姿态。

  崔和婷的猛烈舔舐,让我进入了癫狂,我大力的抽插着卢秀的屄,次次到底,直撞子宫口。同时,我双手把着卢秀的屁股,右手的大拇指在忘情的抽插中,无意识的插进了卢秀的肛门,鸡巴的大力抽插,肛门的严重刺激,让卢秀也疯狂起来,对着崔和婷的屄不停地舔舐,这种作用通过崔和婷的嘴又反馈到我和卢秀的交合处,循环往复,层层高升。

  满屋浸淫在一派淫靡之中,我疯狂的抽动鸡巴,感觉精液撞关,难以控制,「啊呀……操你妈的……要射了……真爽啊……啊……啊……这屄在吮吸鸡巴了……射了……啊……真爽……」

  精液狂喷,动作加码。卢秀也痴狂起来,一口咬住崔和婷屄里的丝袜,在我最后深深插入射出滚烫的浓精的同时,卢秀达到了高潮,「嗯……呜呜……嗯啊……啊啊……来了……我来了……要尿了……啊……」伴随着卢秀身体的痉挛抽,一股混合了尿液,精液和淫水的液体,喷泄而出,直喷崔和婷的脸上和嘴里。

  崔和婷在本该本能的躲闪,但是卢秀咬着她屄里的丝袜的头由于抽搐,猛然抬起,一下将崔和婷屄里的尚颖的连裤丝袜猛然拉了出来,连裤丝袜对崔和婷的屄口和屄里面的小丘的摩擦刺激,让崔和婷一下子达到了高潮状态,「别……拉出来……啊丝袜……把屄摩擦烂了……啊……天那天哪……高潮了……呜呜……啊……」崔和婷忘我的将卢秀屄里流出的液体尽情吞入口中,疯狂的吃掉了。

  顷刻,我们三个都瘫软在床上,屋子里只剩下了喘息、满床的体液和淫靡的丝袜,刚才的疾风暴雨此时现出宁静的彩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