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绣床淫夜
绣床淫夜
倩儿的绣房,是一个三面临窗的小楼,这时又是白天,当然比晚上不同了。只见倩儿穿著一件荷绿色绸衫,上身套著一件粉白小袄,下穿碇紫色绸裤,脚上白袜墨绿绣鞋,头上秀髮梳得光亮,插著一朵红花,配著脸蛋,又感觉清秀娇艷无比。王嵩抱住倩儿,再也不放,口裡不住的说道:「好姐姐,妳的好姿色,今天才看明白了。」

  「真要我的命,妳开恩,让我多抱一会吧!」

  倩儿听了,心裡甜甜的,微笑说道:「小哥哥爱抱多久,恁抱多久,给你抱个够。」

  王嵩两手隔著衣衫,不停的抚摸倩儿的臀股,不断的亲著倩儿的香颊,又摸到前胸,抚弄著那两团嫩肉,再往下探,抚摸著小腹下缘的阴阜,百般捏弄抚摸,挑拨的倩儿是扭腰摆臀,禁不得春心发作,淫津沁出,那衣裤裡的小穴,像孩儿流涎般,湿热一片。

  倩儿轻声说道:「情哥哥,你暂歇会儿。」推开王嵩,把门窗关好,转身走到绣榻前,这才回首望著王嵩。

  王嵩一步向前,又双手环抱住倩儿纤细的腰肢,俯身亲吻著倩儿的香唇,渐吻著渐觉狂热,就要替倩儿宽衣解带,倩儿握住衣襟,说道:「情哥哥,大白天的,何必把人家衣服脱了?」

  王嵩道:「白天寻欢,看著姐姐标緻的身子,别有一番风味,把衣服脱了,才弄得畅意。」

  倩儿又欲言语,王嵩已把小袄儿脱卸,又鬆开粉紫繫带,把衣衫也给脱了,裡头还有一件蝉翼般透明薄纱小衣,隐隐露出一抹酥胸。倩儿用手遮著粉胸,不让王嵩去脱,王嵩趁机把绸裤的红丝带解开,碇紫色的绸裤子掉到地上,内裡还有一件浅红色短衬裤,顺手一褪,那小裤儿褪到小腿,王嵩脚一拨,也滑落到地面了。倩儿见下身完全裸露,双颊緋红,羞燥的不得了,将一个粉脸,伏在王嵩怀裡,再也不敢抬起头来。王嵩将倩儿的娇躯,细细的从头到脚,看了一番,那高腰健美的身材,简直好似一个玉人搂在怀裡,爽意的不得了。

  只见那倩儿的柳腰纤细,不盈一握,两乳隆起,臀股高耸,一双玉腿,洁白修长,件件引人遐思。又见倩儿伏在自己怀裡那娇柔模样,不禁淫情大动,把身上的衣衫脱的赤条条的,蹲下身子,双手抚住倩儿两团白嫩嫩的臀肉,对著倩儿的阴阜阴毛,伸出舌头,就是一阵舔弄。那倩儿来不及反应,只娇呼一声,觉得下体温温热热的,那酥软的舔弄,竟是非常舒服。王嵩寻著倩儿阴户的香味,又将舌尖舔到那软玉温香似的阴唇,那阴唇仍然紧閤著,但桃缝沁出的液珠,晶莹可爱,不禁将嘴唇贴住阴唇,伸出灵活的舌尖,吸吮著那甘香甜美的爱液。
  倩儿身子一阵抖颤,双腿挟紧又鬆开,又娇呼一声,「怎的……酥酥……」,受不住那酥软酸麻的挑拨,阴户裡又沁出大股淫液,却都给王嵩嘖!嘖!的吃了去。倩儿又是一阵娇呼:「哥……受不了……哥……停一停……」

  王嵩舔弄的性浓,似若没听见,用手拨开阴户,一手伸到下阴,托起倩儿的阴户,见那露珠般的阴蒂,粉红的晶莹剔透,伸出嘴唇,一口含住,才正要用舌尖去撩拨,倩儿又是一阵娇呼:「啊……啊……痒……痒……哥……」

  王嵩听见倩儿淫声娇叫,竟用双唇衔著,轻啟牙尖,用牙尖去挑拨阴蒂那小珠儿,才一番扣弄,只听倩儿「啊……啊……」娇声大呼,双手抱住王嵩的头,臀股一阵颤动,阴户挺耸著,压紧王嵩的额头,阴户不停的扭转,又一声「啊……啊……」的娇喊,身子一软,粉胸就叭在王嵩头上,鼻息咻咻的,喘个不停,那下面的阴户,流出一些淡白色淫液,又给王嵩舔个精光。

  王嵩起身,将软绵绵的倩儿抱到绣床上,怕倩儿受凉,又拉开锦被,温柔的盖住倩儿的胸口和小腹,这才半俯卧的吻著倩儿的香唇,一面轻抚著倩儿的娇躯,眼裡则充满爱意的,望著倩儿紧闭的双眸。

  好一会儿,倩儿才悠悠的的张开美目,含情默默的望著王嵩,细柔的轻声说道:「小哥……好会弄……刚才……舒服上天了……」

  王嵩见她脸色又红润回来,轻抚著倩儿娇躯的手,更加恣意揉弄,倩儿给他抚摸著舒服,身子又有些燠热,就把锦被掀开,也抱住王嵩的颈项,与王嵩热吻起来。王嵩抬起倩儿一隻玉腿,将那已胀的坚硬的阳具,向前一挺,用那火热的龟头,揉搓著倩儿的阴户。倩儿觉得有东西在阴户口摩挚著,感到那股温暖,也将阴户向前迎合,接受那肉棒的抚弄,王嵩把玉腿用臂弯靠著,再一抬高,阳具顺势一挺,寻到桃源穴口,将那龟头徐徐的挤进小穴。由于倩儿的阴户早给阴精弄的湿滑一片,此时又沁出不少淫液,王嵩那坚硬如铁的龟头,竟也慢慢的插进阴道,那窄小緻密的小穴儿,被渐渐深入著,显得更加紧緻,王嵩的肉棒被紧紧的包挟著,越觉兴奋。倩儿则微蹙著眉,虽感觉下体那穴儿胀涨的紧,却有著一种酥麻止痒的舒服,禁不住的「嗯……嗯……」发出声来。

  王嵩见阳具已插入大半,又为因应这姿式,开始暗运神功,将阳物胀到七寸长,将近两寸粗,这才开始抽动。王嵩先将阳具插入到底,抵住花心,再徐徐退出,如此才几来回,倩儿那阴户感觉更痒,淫水更是潺潺的流个不停,正在渴忘之际,王嵩猛的加快抽送速度,倩儿「啊……啊……」的发出舒爽畅快的声音,张开双臂紧紧搂住王嵩,底下阴户也迎合阳茎的插弄,一挺一耸的摇动著。王嵩见她如此淫趣,也放手本事,抽提至顶,再捣插入底,次次皆能插弄到阴道的肉壁,连子宫口花心也能强力碰撞。

  倩儿阴户被撑紧的插弄,不仅忘情的迎送,那香汗淋漓,气喘呼呼的模样,更是痴迷疯狂。王嵩抽插了几百下,倩儿忍不住搂紧王嵩,紧闭双目,像似在尽情享受那酥筋透骨的舒畅,倏地,倩儿「喔……喔……」几声娇啼,那阴道开始收缩,抱住王嵩一阵狂吻,附耳低声说道:「哥……我不行了……支援不住了……」王嵩点点头,搂过粉颈,偎著香腮,下边的抽送更加紧急,倩儿承受不住,那子宫口一阵颤抖,阴道又一阵收缩,一股滚热阴精,喷了出来。王嵩连忙收了神功,一阵狂捣,又抽插了近百下,精门一鬆,那滚烫的精液,也一股箭似的,向阴户深处猛射,把倩儿烫的非常舒服。

  两人相拥,休息了片刻,王嵩拔出那宝贝,低头一看,绣床上流满了淫液,湿糊糊的一大片,不禁相视而笑,又再三拥吻著,直到睡意袭来,这才慢慢的进入梦乡。正是:

  行尽洛阳数十程,桃花柳绿渡春城;

  三更偶入庄周梦,万卉生芳列画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