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副总的辞职风波
副总的辞职风波
年关到了,受到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很多公司都为了年底的奖金发愁,但是对拥有上亿财富的他而言,「宏辉半导体」数百名员工的年终奖金根本不是一回事,但是身为全国第四大半导体公司的总裁,他非常清楚:「宏辉」之所以能从五年前一个九人小组扩展出今天的局面,靠的并不是他戴伟凡在创业初期不断投入的资金,真正关键的是一个人--他的好同学任勇,一个其貌不扬的贫农子弟。


  伟凡至今都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在各种团体活动里,任勇总是能轻易的获得别人的拥戴、为什么再棘手的问题到了他手里都变得轻而易举;四年大学加上两年的研究所,他们一直很有缘份的在一起,两个人也很谈得来,所以渐渐的就变得「焦不离孟」。


  虽然身高一米八五的戴伟凡足足比不到一米七的任勇高了将近一个头,但是这个他背地里嘲讽的「任大郎」却一次次的抢走了他的风采,包括那个他费尽心机才追上手的校花情人,在经过几次一起出游之后,居然公开的向任勇表示好感,当时让伟凡真是情何以堪,虽然最后因为这个书呆子不想浪费精神在感情上而不了了之,但是这件事已经成为伟凡心中永远的痛。


  只有一样是伟凡一直以来都占上风的:那就是「钱」,靠着家里丰厚的底子,每个花钱的场合都让伟凡趾高气扬,包括当初筹建「宏辉」的资金在内,也只有在那一刻他可以狠狠的将任勇踩在脚底。


  但是时至今日,局面却已经变成公司没有任勇不行了,不单是顾客都卖他的面子,连研发室的十个精英也唯他马首是瞻,而真正的危机是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I可恶的是任勇这回居然不顾情义,他的辞呈此刻正静静的躺在总裁宽大的办公桌上。


  伟凡烦躁的在办公室里不停的踱着步子,一边寻思要用什么办法留住任勇,「这个王八蛋、死矮子任大郎,我什么地方亏待他了?当初要不是我拿钱出来,」宏辉「玩得起来吗?现在翅膀硬了、想飞了!--哼!走就走!稀罕?!


  --」


  「不行!绝不能放他走!威廉先生说过:〝我买」巨集辉「的产品,有一半是买你们任副总的脑袋,他的创意经常能启发我们的研究,太划得来了!〞这傢夥一走,威廉先生这位财神爷肯定是留不住的!」「可是这小子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人又死板的像块木头,也不见他有什么特别的嗜好,想留下他,总不成把我的位子让给他吧?--唔!不成!不赶紧想个办法,董事会那几个老傢夥说不定真把我给赶下来!连老爹都经常夸他比我能干,没准儿到时他也来个」大义灭亲「,那--」


  「啊!对了!这傢夥好象对温妮有意思,不如--,可是--」想到这儿,伟凡不禁回味起两天前在温妮的香闺里那一段销魂刻骨的肉体缠绵:这个温妮年纪轻轻的,顶着康桥博士的头衔,二十八岁就当上一家国际性大会计师事务所的首席审计师,人不但能干,兼又长得美艳,一米七三的高祧个儿,丰胸隆臀,是上流社交圈中最出名的单身贵族,不知有多少财阀、仕绅想一亲芳泽。


  伟凡在一年前的一个酒会上遇见她之后,惊为天人,使尽办法才将她挖到「宏辉」


  出任财务总监,三个月前又如愿以偿的成了她的入幕之宾,每个星期总要在她那豪奢的住处颠鸾倒凤个数回。


  前天是一个晴朗的周末,伟凡早约好了副市长一起打高尔夫,第三洞时手机响了,耳中传来一个粘腻的声音说道:「过来吧!人家要你陪我吃早餐!」彷佛接到不可抗拒的圣旨,伟凡撇下满脸不悦的球友,飞车赶到半山上一幢精巧的别墅。


  里面静巧巧的,踏在


  的落地窗前有一组古典的欧式沙发,温妮披着一件晨褛,正斜斜的躺靠在像软榻一样的一张单人椅上,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暹逻猫,松开的前襟微微露出一边高挺粉嫩的乳房,嫣红的乳头随着呼吸时隐时现,曲起的右膝使得晨褛的下摆已滑落到地上,匀称无瑕的大腿泛出象牙般的光泽,这时她正拿着猫儿蓬松的尾巴,在私处的两瓣阴唇外来回的搔拂,乌黑细长的阴毛和雪白的猫尾形成强烈的对比,主、畜俩似乎都沈醉在这种莫名的安详中,对於伟凡的到来彷若未觉,也都没有睁开眼来。


  伟凡被眼前的美景诱惑得欲念勃发,两脚往前一跪,一头就埋进温妮高耸的胸膛里,大嘴一张,含住一只乳房就吸啜起来--,「喵!」的一声,突然受到骚扰的猫儿发出抗议的叫声,一溜烟跑窜开了;榻上的温妮发出轻微的娇喘,两手紧紧的摁住伟凡的头,两条玉腿又往外张开了一点--好一阵子之后,伟凡擡起头来,一刻不停的往上封住温妮湿润、微张的樱唇,身体也挪压在温妮的胴体上,一只手悄悄的探向她胯下,触手就捞出满把的湿粘,食、中两指轻易的滑入阴道,不消几下的插弄,温妮已是难过得娇躯扭动、肥臀轻挺,一只玉手早已握住伟凡肿胀的肉棍不停的搓撸,喘息声渐渐的高昂可闻。


  伟凡擡起头来,刚说了句:「不是要我来陪你吃早餐吗?--」就被温妮一把翻压在下面,只见她急乎乎的褪下伟凡的运动裤,抓住弹跳出来的肉棍就往嘴里塞,一边含混的说道:「我早餐的香肠在这儿!--唔--唔--」同时一手合握着卵袋,不住的捏挤,舌头翻飞,绕着龟头棱子打转,间而贝齿轻合,在伟凡叫出声来之前,咬了又放,放了又咬,另一只手更用力的捋住棍身飞快的撸动,如此不到十分钟,伟凡只觉一阵酸麻透体,阳精已疾射而出,没有防备的温妮被第一股浓精射了满脸之后,赶紧含住龟头,将剩余的一滴不剩的吞进肚里,最后还将肉棍舔舐得一乾二净,再将脸上的阳精刮进嘴里,拿两只狐媚的大眼似笑非笑的瞪着伟凡,吃吃的说道:「嘻!嘻!这不就是我最营养的早餐?」伟凡舒畅的还来不及回话,就看见温妮脱下晨褛,俯垂着一双晃荡荡的大奶,在他脸上刮划几下之后硬将一只奶子塞进他嘴里,说道:「现在你的鲜奶来了!


  吃吧!」


  才吸没一会儿,温妮就反身跨坐在伟凡脸上,将已湿糊不堪的肉屄凑向他嘴边,妮声说道:「Honey!这是第二道--法式生蠔!」一股腥、骚的气息扑面而来,伟凡不但不觉厌恶,反而津津有味的舔吸起来,胯下的肉棍又蠢蠢欲动,渐渐擡起头来,温妮见状,咯咯娇笑道:「你的小弟弟也想分一杯羹呢!起来吧!我们先去沖个凉,今天是周末,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一定好好的将你们哥俩喂个饱,咯!咯!就怕你没那本事!」说完,也不顾伟凡哇哇叫痛,扯着他的肉棍就往浴室走去。


  那天一直到午夜,两人肏弄了六回,伟凡偷偷的吃了两次「蓝色小精灵」,最后一次还借助「印度神油」才将温妮干得求饶,答应他:下一回将<任凭宰割、包君满意>为止。


  想到此处的伟凡,已是心痒难奈,立时吩咐秘书道:「Sandy!你请温小姐立刻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不一会儿,头挽高髻、穿着一身米色套装的温妮,带着一阵香风快步走了进来,素净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淡淡的问道:


  「戴总找我有事?」


  「宝贝!你今天真漂亮!来!先亲一个!」


  伟凡看着眼前这个白领丽人,早就迫不及待的迎了过去,一手揽住她的纤腰,倾身就往她樱唇吻去,而另一只手已同时袭向她高耸的双峰--「啪!」的一声,温妮将脸一偏,一掌将伟凡不规矩的手打开,微微退后一步,冷声说道:


  「戴总!请你自重一点!这是什么地方?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伟凡愣了一下,讪讪的说道:


  「宝贝!怎么那么大火?我实在是太想你了,想约你今晚一起吃饭,你--你--」


  「想约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你知道年底我有多忙吗?整个」宏辉「里里外外那么多部门的帐目,我刚刚还在跟任先生核对所有员工的年度考绩,我是你请来当财务总监的,不是花瓶秘书,上班时间想打情骂俏?对不起!你找别人去!」连珠炮似的一顿排头,顶得伟凡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温妮看他那付可怜样,俊逸的脸上已冒出冷汗,不觉芳心一软,柔声说道:「好了!好了!晚上到我那儿去,我弄牛排给你吃!」伟凡嘴里嘟哝道:「排!排!排!现在这顿排头吃得还不够么?我--」话没说完,温妮已「噗哧!」笑出声来,媚眼流波的睨了伟凡一眼,贝齿轻咬,食指一点他的额头,娇声说道:「当然还有我答应过的<包君满意>喽!你爱来不来?」


  「我当然要去!可是我--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晚上再说吧!我还有事,没功夫在这里跟你磨牙,就这样!晚上见!我走了!」


  话音刚落,人已消失在门外,留下一脸呆呆的伟凡。


  半山别墅区的夜晚特别的宁静,伟凡焦躁的在厅里走来走去,他六点锺不到就来了,刚抵达时兴致勃勃的先将他下午的构想付诸行动,一心想着今晚如何奸弄这个高高在上的丽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消逝,激情逐渐冷却,饥饿却燃起了不耐的怒火,他早就将冰箱里的冷冻食品吃了大半,怒气反而越来越盛--看看手腕上的表都已经九点一刻了,他再次的拿起被他摔在沙发上的手机,按下重拨键后不久,耳边还是传来那句:「对不起--」,伟凡又一次狠狠的摔出手机,这次没有那么幸运了,「匡!」的一声,手机撞向大理石的壁炉裂成两半,同一时间楼屋大门外传来车声、人声,伟凡快步走向窗前,微微的掀开厚重的窗帘往下望去--。


  水银灯下停着一部白色的「奥迪」,温妮正俯身跟车内的人在说些什么,手上好像还拿了不少东西,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温妮的娇唤:「Honey!快来帮忙!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咦!你怎么啦?我还以为你睡着了,没听到我叫你吗?」伟凡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刚上楼的温妮,她正忙着将大包、小包的东西往桌上放,然后一把解开套裙,边脱身上的衬衫边往卧房走去,嘴里嘟嚷着道:「这鬼天气!把人都烤熟了!我先去沖个凉!Honey!我买了」伊凡诺「的小牛排,你赶快趁热吃吧!我吃过了!--哎呀!你干嘛?--放开我--」


  原来伟凡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积压的怒气,冷不防从厅里沖过来,一下就将正走到床边的温妮扑压在床上,然后飞快的从口袋里掏出绳索,将温妮的四肢固定在四根床柱上,喘了一口气之后,瞪视着床上这个面带惊惧的美女:她身上只剩下一件半罩杯的蕾丝胸罩,丰腴坚挺的乳房正上下起伏着,两颗猩红的乳头也跟着探头探脑,雪白的小腹形成一片凹下的平原,细长黑亮的阴毛左右对称的掩蔽着削下的溪穀,不是很浓密,却正好突显出两瓣紫红色、特别肥厚的大阴唇,格外诱人。


  温妮很快的就冷静下来,她冷冷的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脱光了全身的衣服,看着他跨坐到自己小腹上,突然压下的重量几乎令她窒息,然后再看着他「唰!」的一声,扯掉了自己的胸罩,她知道他想要什么,这个虚有其表的纨侉子弟,三十岁出头就必需要借助药物,她在内心里偷笑,然而突然的剧痛使她忍不住叫出声来,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但是另一方面却也勾起了她沈睡已久的期待。


  伟凡坐到温妮身上之后,一把扯掉她的胸罩,当两只丰乳松跳出来的同时,左右虎掌便一手一个用力的抓握下去,力量大得使白嫩的肌肤上立时现出一道道的指痕,接着他松开手掌,左右开弓的将两个肥奶当成麵团一般使劲拍打,嘴里恨声说道:「你这个小淫妇!叫老子在这边呆等,你却和他在一起,说!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你们干什么去了?--他肏了你几回?


  --嗯?--你这个贱货!」


  接着劈哩啪啦又是一阵猛打--


  「唉呀!好痛!--呜~--住手!住手!--呜~~别打了!我没有!我没有哇!--」


  「还说没有!我都看到那小子送你回来了,你--他妈的!看我怎么教训你--」


  醋劲、怒火、怨气,使得伟凡的理智逐渐丧失,他再度的用力挤捏温妮的豪乳,用牙齿啃咬突出的乳晕和奶头,力道大得令温妮发出淒厉的惨叫,接着他在温妮雪白的肉体上四处捏、扭、舔、咬,像一头饥饿的野兽一般,不多时原本光洁无瑕的胴体上已是红斑青痕、面目全非。


  奇怪的是:当他红着双眼,喘吁吁的揪着温妮的一撮阴毛,并着两指死命的在阴道里抠挖时,一直哀叫、挣扎的温妮不知从何时开始,发出了低沈、悠长的哼喘声浪,屁股也有节奏的挺耸迎合着。


  伟凡放下手里的工作转身向她望去,只见温妮的脸上泛起奇异的红晕,两个眼睛好象蒙上一层薄雾,表情变得妖媚淫荡,伟凡一霎之间愣住了,人反而冷静下来,呐呐的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耳中传来温妮甜腻无比的叫声道:


  「Honey!你怎么停了?嗯~~人家还要嘛!--来吧!亲哥哥!--打我!肏我!--像刚才那样,好舒服呢!」


  对面前的意外,伟凡短时间内傻住了,原本一丝刚升起的惶恐、不安,立时被另一丝斜恶的念头所取代,他匆匆跳下床来,快步跑了出去,再回来时手上拿了一个大碗,里面盛着大大小小、有红有紫、有黄有绿,圆圆的、上面覆着白霜的东西,他嘿嘿对着床上的温妮说道:


  「宝贝!对不起啰!还疼吗?让我先给你消消肿吧!」边说边哗啦哗啦的将碗里的东西倒在温妮赤裸的胴体上,再一颗颗的拿起来压在红肿的地方来回滚动--。


  冰冷的刺激使得温妮身上又刺又痛还有点麻痒,忍不住扭动娇躯、呻吟着问道:「那是什么玩意?难过死人了!嗯~不要再搞了!放开我嘛,人家要你赶快来肏我!」


  「嘿!嘿!你没看见这是葡萄、李子、草莓呀!--怎么?小穴痒啦?


  上火啦?好!那就一并让你爽个够吧!「


  伟凡将冷冻得像钢珠一般的水果一颗颗的拿起来,往温妮的阴道里塞进去,不多时就塞进了二十多颗,肥美的阴户撑得像满嘴食物的嘴巴,伟凡啧啧说道:


  「看不出你下面还是一张大嘴呢!怎么样?舒服吧?让我再给你点刺激的!」说罢,拿起一颗冷冻草莓在温妮的阴蒂上不住划弄--。


  霜很快就溶化了,粗糙、带着点微刺的草莓表皮将细嫩的阴蒂刷得又红又肿,温妮只感到原本火热、骚痒的阴户被一点一点的冰冷所取代,开始时有说不出的畅快、舒坦,渐渐的痛、麻、酥--各种不同的感觉齐集在小腹,产生一种奇妙的快感,她不断的收缩菊蕾、屁股也不规则的扭动着,再加上敏感的阴蒂传来的阵阵刺激,她的嘴只能不断的哈着气,已经说不出话来。


  高潮很快就来临了,只见温妮「啊~~」的一声长叫,子宫里喷出一股阴精,将塞满阴腔的果粒沖出了两、三颗,(对不起!太夸张了!)身体向上一弓,然后软软的垂掉下来,嘴里喃喃念道:「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要死了!--」伟凡此时已陷入淫虐的迷惘中,欲火也早将粗硬的阳具烧得滚烫,他看到从温妮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将菊门染得发亮,诱惑无比,便解下捆绑的丝绳,将她两脚屈折擡起,揽在胸前,对准菊穴用力的刺入,几下之后已尽根而没,便一下下的抽送起来,还不时将塞在温妮阴户里的果粒抠挖出来,塞进嘴里咀嚼,再塞进新的,阳具在温热的直肠中,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从阴道里传来的冰凉,这种奇妙的经历刺激得伟凡兴奋无比,更加勇猛的抽插起来--。


  #################################################################温妮由於翻身时突然的疼,从睡梦中醒来,空气中仍然飘浮着精液的味道,她擡起手轻轻的从脸颊往下抚摸到耸起的胸膛,乳头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牵引着敏感的神经流窜全身,像撩原的星星之火一下蔓延开来,她发出一声疼痛的呻吟缓缓坐起身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胴体,到处紫痕斑斑,原本雪白晶莹的丰乳上佈满指印、牙痕,两片暗红的阴唇高高肿起,有一小处地方的阴毛已被拔光,留下褐黑的血痂。


  温妮缓缓的用玉掌抚摸全身,到处的刺痛让她全身战栗不止,但隐隐中却兼夹着莫名的快感,火热的阴腔里彷佛又涌出一股潮湿,她不禁回忆起在英国留学的日子:在一次和三名男同学的群交中,一名黑人对她进行了种种的性虐待,使她第一次知道自己有隐藏的受虐倾向;而昨夜,那种令人悸动的的快感又回来了!


  温妮转头看了看身边熟睡的男人,俊逸的脸上有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浮肿,肌肉也有松弛的迹象,她嘲弄似的笑了笑,擡起纤纤玉手在他胸膛上抚了一下,手腕上一圈红色的勒痕赫然入目,彷佛在嘲笑她高贵的自尊,温妮一下子想起:


  昨夜他对她种种的言语上的侮辱,「啪!」一个大巴掌立时刷向伟凡脸上,同时跪坐到他身边娇声喝道:「戴伟凡!你给我起来!」「唔!唔!--干什么!干什么!--唔!别闹了!宝贝!我困死了!--哎!哎!--」


  「起来!你这个混蛋!看看你把我折磨成什么样子!--」一阵如雨点般的搥打,不疼,但把伟凡的睡意全赶跑了,他一咕噜的翻坐起来,边低着头躲避温妮的粉拳,边伸出双手盲目的抓攫她的手臂,终於凭藉着男性的优势,他牢牢的捉住温妮的手腕并将她压在身下,嘟起嘴就朝她樱唇吻下去,然而舌尖上传来的剧疼让他跳了起来,低头只见温妮正杏眼圆睁、面带寒霜的瞪视着自己。


  这时候他知道:坏了!这个女人真的生气了!於是赶紧退坐在床角,嘻皮笑脸的说道:


  「哎唷!怎么真的生气了?对不起啦!宝贝!昨天晚上我太冲动了,是玩得过火了点,但你--你不是也挺兴奋的?我还以为你喜欢这么玩呢!现在--是不是还很疼?」


  温妮一语不发的下床,赤裸着身子在房间地板上找出伟凡的衣服,劈头往他脸上丢去,冷声的说道:


  「你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宝贝!别这样!你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我为昨天的行为道歉!对不起喽!娘子!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你叫我进〝前洞〞,我绝不敢走〝后门〞,一切以你的爽快为爽快,你--你就让为夫戴罪立功吧!别生气了!」戴伟凡跪在床铺上又是打躬又是作揖,嘴里不京不白的乱说一通,满脸的诚惶诚恐,温妮看他那可怜、滑稽的样子,再瞥见他胯下的阳具像垂死的蚕虫跟着摇头晃脑,终於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


  伟凡见状,知道危机解除了,便跳下床来,伸出双臂就想拥抱温妮,谁知道她两手往外一格,说道:


  「慢着!我想你搞错了!在床上我不在乎你要怎么玩,况且我答应过你,要让你满意为止,但是你得跟我说明白,凭什么想干涉我的行动?还用那么下流肮髒的话来侮辱我?」


  「宝贝!别生气了!我再一次的跟你道歉,我也不知道昨天为什么会这么冲动,看到你和他在一起,又那么晚才回来,我真的控制不了当时的情绪,我是太妒嫉了,那时候我才明白你在我心目中有多重要!」「嗤!戴伟凡!你不是在说真的吧?你家里有那么漂亮、贤慧的老婆,你会跟我谈感情?得了吧!你的风流史和」宏辉「的成就一样的辉煌,别把我当成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


  温妮擡手止住了张口欲言的伟凡,接着说道:


  「还有,我们都是成年人,做什么事自己明白,也不用向什么人负责,没错!


  昨天一整天我都和任勇在一起,你以为我们做了什么?光公司的事就忙得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晚餐还是他秘书帮忙叫进来的汉堡包,你这作总裁的又做了些什么?光会吃干醋,难怪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嘴里、心里都是任副总,你--「看着伟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温妮心有不忍的住了口,缓缓将娇躯偎了过去,拉着他往旁边的沙发坐下去,凑上樱唇在他颊上吻了一下,边用手指在他的小腹和胸膛轻轻搔扒,边幽幽的说道:


  「我知道我的话说得重了些,你心里难受,但是--唉!伟凡!你也该振作点!」宏辉「毕竟还是你们家的事业啊!--好了!好了!我们别再说这些了!


  你饿不饿?」


  「--哎唷!你看你!还没说话,小弟弟已经先表态了--哎!哎!轻点!


  会痛!--嗯~嗯~Honey!插进来吧!插进来!--喔!嗯!--好痒!


  来!吸我的奶!--用力!用力!--嗯!嗯!--」战事很快就结束,过度的透支让伟凡的脸色有些发青,温妮强忍着下阴的骚痒,到厨房煮了两碗鸡丝面,两个人狼吞虎咽的吃了个碗底朝天后,温妮又去泡了两杯热咖啡,伟凡啜了一口之后,大大的舒了一口气道:


  「籲~现在舒服多了!」


  「怎么样?现在你满意了吧?我还没有过这么服侍人呢!--对了!你昨天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说吗?到底是什么事?」「唔~是--算了!也没什么!不用说了!」


  「说呀!男人家婆婆妈妈的!」


  「我--我说了怕你生气又要骂人!」


  「去!你以为我是泼妇还是母老虎?这么不讲道理?谈事情嘛!干嘛骂人?


  说来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放心!我绝不生气、不骂人!「伟凡看她认真的样子便将心里的构想说了一遍,温妮一听之下「登!」的站了起来,柳眉倒竖、戟指就想大骂,伟凡赶紧出声道:


  「那!那!还说不会发火!我本来不想说的,是你硬逼着我讲,说好不能生气的,你看你的样子!又想骂人了!」


  温妮气呼呼的坐下,强忍着心头的怒火,瞪视着面前这个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戴伟凡!我不生气,我为你感到悲哀,身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你的想法为什么还这么幼稚?行为这么卑劣?留不住人才就想用」美人计「?呵!你把我当成什么啦?你的情妇?还是交际花?哈!哈!实在是太可笑了!你也太高估自己了!我会跟你好真是瞎了眼睛,现在我告诉你,过完年我也不干了!你再找个人对我用」美男计「吧!哈!哈!哈!」


  伟凡被她这一顿抢白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不尴尬,呐呐的说道:


  「我--我只是这么想而已,我先跟你商量,你干嘛这么大反应?」「戴伟凡!我是跟你说认真的!今天我算是看穿你了!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你请吧!」


  伟凡料不到会有这种结果,还想辩解时,温妮已摆出送客的姿态,只好怏怏然的穿好衣服准备离开,要开门时身后传来温妮的声音道:


  「伟凡!临走前我送你一句话,想要留住一个人,动之以情才是上策,而有的人你可以许之以利,但耍计谋、抓把柄,那是下下之策,当心」玩火自焚「,我看你对你这个老同学太不瞭解了--这样吧!只要你留得住任勇,我就继续留下来帮你,你好自为之吧!」


  伟凡看着站在楼梯上、脸上似笑非笑的温妮,他整个人迷糊了,带着一脸的茫然开门离去。


  【完】